Fashion | 08 10 2017

为何你身边的人审美很Low?

纽约洛克菲勒中心前的公共艺术是一件形为直立的游泳池作品


很多人无法忍受周围人的审美观,无论衣品还是送礼的品位都让人无语。导致他们奇异审美观的原因很可能是他们经常看到的公共艺术。公共艺术可能会因一时的热点产生影响力,但大多都被忽视,它们究竟是如何影响着大众呢?


公共艺术都太丑了


无论你身处任何城市,公共艺术好像都很不容易被发现。除非当作品丑到令人发指时,大众才会发现公共艺术的存在,这种“畸形”的发现方式反倒成为了很多人接触艺术的渠道。丑与美的辨别和鉴赏能力虽然具有争议性,可世界各地很多公共艺术都让人无法接受,甚至令人怀疑自己的审美。

一所葡萄牙学校外面的公共雕塑让人毛骨悚然

苏州的公共雕塑


位于北爱尔兰的贝尔法斯特,有一座雨滴形状的雕塑被当地市民评为最丑公共艺术作品,但是这件作品消耗了三公吨钢、两万吨花岗岩和250公斤的玻璃才制作而成。而且,创作团队获得了将近十万英镑的资助才最终完成了这件作品。

Solas Creative《Origin》,2013年


然而这只是冰山一角,真正让人瞠目结舌的公共雕塑遍布全世界。作为德国重要工业城市,杜伊斯堡面对的不是悲剧般的灾难,而是视觉上的折磨。


由与艺术家考尔德同等地位的动态艺术家——尚·丁格利(Jean Tinguely)和他第二任妻子妮基·桑法勒(Niki de Saint Phalle)共同设计的《Life-saver Fountain》让众人无法理解,因此这个巨大的彩色鸟人被评为最丑公众艺术之一。

尚·丁格利和妮基·桑法勒《Life-saver Fountain》


国内的公共艺术更处于一种初级起步阶段。虽然有些作品可圈可点,但是在很多城市中依然存在大量不忍直视的作品。生活居住在这些城市的居民有可能并不在意,大多数都被迫接受着这些公共雕塑和建筑。

郑州"石雕猪"暂居最丑公共雕塑首位“福禄寿”大酒店


不知公共艺术,如何提高审美?


当大家经常路过的地方出现一件公共艺术品时,或许你会不以为然,但是这些作品从何而来?为什么会出现在我们身边呢?其实,大多数公众艺术是在政府或资助人的帮助和支持下,由邀请的艺术家根据某一主题完成的作品。

温哥华某公园的公共艺术作品出自艺术家岳敏君的经典形象


这一过程不仅需要艺术家的巧思妙想,将艺术品和公众空间联系起来,还需要政府或资助人等筛选机制,挑选出最佳方案和做出最终决定。通过环环相扣的合作,一件艺术品才能呈现在大众面前,但是中间出现任何理解偏差都会让作品夭折,这也是很多“辣眼睛”作品出现的原因。

多娜·多德森《海鸥灰姑娘》


在二战后,西方国家忙于重建家园和维护因战争而损失惨重的名胜古迹,同时还要树立城市新形象。因此,公共艺术成为了需要强制执行的文化艺术立法政策。最开始的法案就是在美国宾州的费城所设定的“艺术百分比”法案。

德博拉·卡斯的公共雕塑《OY/YO》位于纽约


美国的罗斯福总统在“新政”中也率先提到要增加公共艺术成为一种国家政策,公共艺术(Public Art)也成为了一个独立名词出现。因为政策扶持艺术家度过经济萧条时期,加上“百分比”法案,这些让美国公共艺术开始萌芽。

1976年,罗伯特·印第安纳标志性的LOVE出现在费城。


2013年的“大黄鸭”亮相香港维多利亚港时,一阵网络潮流让众多游客慕名而来,这件艺术品也成为了众人皆知的公众艺术代表。由荷兰艺术家弗洛伦泰因·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创作的“大黄鸭”随后进入北京、上海、三亚等城市时,前去拍照的热潮持续不断。

香港维多利亚港的“大黄鸭”


2014年,“1600只熊猫游香港”的艺术作品也吸引了无数眼球,1600个熊猫雕塑在香港多个地标出现。


这些成为热议的公众艺术相对可爱,受众群也更为大众,为城市增加了更多的访客和关注度。但这些仅仅是少数,暂时的艺术活动只是让大家产生了好奇感和新鲜感罢了。


公共艺术的作用是什么?


从表面上看,公共艺术只是城市的零星点缀,但是它真正的作用和含义远超过人们的预期。一件艺术作品可能改变的不仅是人们某天的心情,还很有可能让一件棘手之事变得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1979-2005年,Christo和Jeanne-Claude在纽约中央公园创作的《大门》。


众多艺术家在一封请愿书上签字,曾提议美国总统特朗普委任大地艺术家克里斯托(Christo)创作新版《移动的围栏》(Running Fence)代替美国和墨西哥之间的“边界墙”计划方案。

1972-1976年,艺术家Christo和Jeanne-Claude在加利福尼亚州创作的大型公共艺术《移动的围栏》。


这起初是Christo与其妻子Jeanne-Claude共同创作的一件穿越了加州旧金山附近郊区的公共艺术。在42个月的合作中,两人和牧场主参与了18次公开听证会,还在加利福尼亚高级法院举行了三次会议。最终,他们呈现出了这件作品。正是他们的巧思让其他艺术家认为这是缓解政治问题的解决方法之一。

1972-1976年,艺术家Christo和Jeanne-Claude在加利福尼亚州创作的大型公共艺术《移动的围栏》。


除此之外,这种融合大众互动的艺术形式可以增加城市活力,提高游客来访量。芝加哥正是利用这一点,将公共艺术变成城市的标签,缩短了大众和艺术之间的距离,《皇冠喷泉》就是能让游客与艺术互动的典型作品。

芝加哥千禧公园的《皇冠喷泉》可以让夏日炎炎的游客戏水


两座高达15米的喷泉显示了将近一千张面部,不时从LED视频呈现的嘴中喷出来自密西根湖的湖水。公共艺术的互动性不仅体现在这件让大家嬉戏的作品上,同时还体现在由著名艺术家安尼施·卡普尔(Anish Kapoor)创作的《云门》,这也让拜访芝加哥的游客量有所增加。

夜晚的《皇冠喷泉》安尼施·卡普尔最著名的《云门》坐落在芝加哥千禧公园


在格鲁吉亚的海边城市,有一座移动的公共雕塑更加令人惊叹。两座八米高的名为《Ali and Nino》的雕塑每晚七点开始向对方移动,并且穿过彼此最后分离。正如一对恋人在一起的过程,创作灵感也来自于同名爱情小说,讲述了两人因为不同信仰产生的爱情悲剧。

《Ali and Nino》,2007-2010年


为何没有好公共艺术?


审美观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改变,公共艺术的教育思想也需要潜移默化地被养成。教育成为重中之重的关键一步。在哈佛的主校园中,学生们经常看到公共艺术。这些作品不是固定长期的雕塑作品,而是定期变化的、互动性强的艺术品。无论学生还是游客路过时,他们都会被吸引。即便大家只是瞥见,这种耳濡目染的艺术教育也能逐渐影响审美。

哈佛大学校园中的公共艺术定期更换,为学生和访客增添了许多新鲜感。清华大学中名为《平衡》的公共雕塑

中国某大学公共艺术节中展示的艺术作品


在政府的支持下,国内的公众艺术屡见不鲜,但是单一性和永久性导致生活在城市中的人们产生了审美疲劳。大多数公共艺术品已经矗立在某一位置长达十年之久,其状态一成不变。

北京复兴门桥的“彩虹”


很多西方国家都会定期征集项目提议,并且为艺术家提供资金和机会去发挥想象力。在众多方案中,政府会邀请专业人士决定最后结果,其过程并不简单。这些都成为造就一件相对完美作品的重要因素,而产生一件公共艺术的前提便是合理的城市规划。

纽约的High Line Park是改造铁路的成功案例,沿线的公共艺术被巧妙地融入在风景中。


其次,公共艺术如何自然而然地融入在城市环境中,也需要经过艺术家长时间的思量。即使政府全力支持,也无法改变呈现出的作品会变成这个城市的败笔。对于艺术家而言,公共艺术要求自身的多方协调能力,急于求成的创作理念会导致适得其反的效果。

纽约市中心考尔德的公共雕塑作品


一件展现在大众身边的作品绝对会面对众口难调的问题,因此这也需要众人多多理解和包容。例如在芝加哥,玛丽莲·梦露的大型雕塑就曾被很多人质疑,大多数人认为这件作品很低劣。

芝加哥的大型雕塑玛丽莲·梦露虽然成为旅游景点,但是依旧被评为最差公共艺术之一。


种种细小的问题都可能导致一件倾注心血的作品最终功亏一篑,但是如果没有多方合作也无法实现公共艺术。身处大城市的人们可能面临的最根本问题是在林立的建筑丛中,栖息之地已经被不断压缩,这时何来公共艺术?


[编辑、文/张一凡]

[ 监制/齐超  ]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视频

搜索小程序

“BazaarV“

扫描下方二维码

关注时尚芭莎BazaarV微信公众号

关注时尚芭莎精选资讯

搜索小程序

“时尚芭莎in“


Yoho!Now

潮流就是現在,分享有趣新鮮男女生世界觀。

Yoho!Boys Yoho!Boys

關註我們

  • SHOW
  • 新浪微博
  • 微信
  • facebook
  • instagram

Share:

>
關於我們 聯系我們 版權聲明 隱私條款 意見反饋 友情鏈接 CopyRight © 2015 南京新與力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蘇ICP備09011225號